Choco choc

我的故事都在盛夏,以前是,将来也是

沉睡的森林·LoFoTo:

keep traveling

蝉说

不成文书柜:

  从今天开始的二十二岁的自白书。
  不绝望,不期望,不屈服,不抗争,不恐惧,不求爱。
  自命不凡的日子早该过去了。我还挺喜欢手里这门学问的,也算手艺吧,可如果说我对我的所学有什么遗憾与憎恶的话,那就是它像剥洋葱那样一点点把我以往虚浮的自视甚高和过去那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都抽空了。我挺讨厌这个的,本来想给自己随便写个故事庆祝庆祝又活过了一年,二十二了,又过了一年夏至到了一年生日,但草稿扔了几篇后又发现根本没得下笔的地方——热情一过去,自然也就不再想写任何东西了。一直以来我都是一气呵成的,害怕当时的情绪消失后就再也不想动笔写了,许多结尾匆匆的...

哦豁,六月没了

不成文书柜:

  脑子里突然浮出一个借打火机的画面。
  我一直都过着不烟少酒的生活,但对烟其实不怎么反感,除了觉得它有点呛之外就没多少厌恶的地方了,对吸烟的人没有特别的评价。我以前有个朋友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偶尔会在跟我一起躺在床上垫着枕头当靠背刷淘宝的时候点支烟。夏天很热,香烟和空调房的组合其实有那么一点奇妙的味道,尤其是她才洗了头还没吹干头发就缩进被子的时候。烟味和洗发水的香味还有女孩子身上那种很独特的迷人的味道混在一起,现在想想还是挺有趣的。我睡觉很老实,不抢被子也不蹬被子,只是睡得比较晚,顶多替她把被子扯一下,盖住露在外面的脚趾,然后自己...

独步寻花: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我们都爱画电影:

hosannalau:

看正联前刷了张,瘦了下脸,准备再刷一张Gal Gadot

《致我心中永远的天才》

愿安然:


写于2015年10月。


他是个左撇子。可是就是用他这只柔嫩纤细得像青年女子的左手,他能折弯马蹄铁,能拧弯黄铜制作的钟舌。然而就是用这只左手在描绘少女美丽的面部时,在用铅笔或者用炭笔描绘透明的阴影时,他的笔触轻得就像是蝴蝶的翅膀在抖动一样。
六十七年里,他把艺术和科学调和到一起,把灵感和数学调和到一起,他的成就就像满天的星星,繁多然而只有在自己的星宇里孤独地发光。他就像一位占卜师,他能看见未来,他能预知到所有科学领域的发现,可是这样,那些成就只有自己名字的淡淡一笔。他同时进行着上千种计划,一件事情还没有完成,他就开始干另一件事了。然而这些计划的每一项都像是一种游戏,每一...

我们会在什么时候相见,又是在什么地方,这两个问题就已经足够思考上好几年了。

对对对!!!

QIU: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I've been reading books of old

我曾饱览古老的书籍

The legends and the myths

那些传说与神话

The testaments they told

他们所讲述的圣约

The moon and its eclipse

月亮的阴晴圆缺

And Superman unrolls

也讲到 超级英雄甩开披风

A suit before he lifts

露出的制服

But I'm not the kind...

《攻殼機動隊2 無罪》觀後感

守护天使

来夕: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Innocence是由押井守導演的第二部《攻殼機動隊》劇場版,延續1995年的Ghost in the Shell,講述了素子離去後以巴特為主角的故事。在看Innocence前,我就做好了鬱悶的準備,誰知還是低估了押井守致鬱的功力。看完Innocence後,腦海裡迴盪的是傀儡謠,忘不了的是這行在劇中出現多次的文字。



——「人生在世,不过是像傀儡一样借由灵魂的线来操纵肉体的躯壳,当灵魂离开肉体的时候,剩下的躯壳不过是像断了线的傀...

温暖的风,舞动的阳光宣告着夏天就要来了,五月到九月,故事也要开始发生,看原野上晒干的草,街道上细碎的人群,热热闹闹地舞蹈出你的生活,我渴望离你和太阳近一点。满怀向日葵气息的人儿呐,黄金之花无畏前行,而你我也似乎会踏上这一旅程,我们会看见什么?遇到什么?都不去想吧,我会记住将来某一天我们拍下的夜空,那些星光便是答案,故事始于夏天,终止与什么时候呢?别想了,四季流转终有一日。所以,在那之前,我们开始吧!

下一页
©Choco ch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