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co choc

我的故事都在盛夏,以前是,将来也是

我至今听过别人对我评价最高的两句(原)话是这样的。
“你总是有的说嘛。”
“xxx从来不会安慰人,也不会哄人,但是每次带你们解决问题或者走出困难的总是这个人......”
非常谢谢你们。

最近和一位爵士舞老师聊了很多,她好像挺乐意听我说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总是有的说嘛”,这是我这些年得到过最好的夸奖了,我不狡辩,我也不否认满足的虚荣心让身后的尾巴翘上了天。天知道我为什么会忙到死,也在深更半夜和你说着那些游荡在星河里的精灵。
不是恋人啦 。
我还是会喜欢你的。

《攻殼機動隊2 無罪》觀後感

守护天使

来夕: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Innocence是由押井守導演的第二部《攻殼機動隊》劇場版,延續1995年的Ghost in the Shell,講述了素子離去後以巴特為主角的故事。在看Innocence前,我就做好了鬱悶的準備,誰知還是低估了押井守致鬱的功力。看完Innocence後,腦海裡迴盪的是傀儡謠,忘不了的是這行在劇中出現多次的文字。



——「人生在世,不过是像傀儡一样借由灵魂的线来操纵肉体的躯壳,当灵魂离开肉体的时候,剩下的躯壳不过是像断了线的傀...

温暖的风,舞动的阳光宣告着夏天就要来了,五月到九月,故事也要开始发生,看原野上晒干的草,街道上细碎的人群,热热闹闹地舞蹈出你的生活,我渴望离你和太阳近一点。满怀向日葵气息的人儿呐,黄金之花无畏前行,而你我也似乎会踏上这一旅程,我们会看见什么?遇到什么?都不去想吧,我会记住将来某一天我们拍下的夜空,那些星光便是答案,故事始于夏天,终止与什么时候呢?别想了,四季流转终有一日。所以,在那之前,我们开始吧!

你眉眼里卷起滚烫的海浪,裹挟着灼热的夏风,甲板上的我选择了跳入水中,轻视我吧!我只是一个漂泊的水手,我为乐子而活,我畏惧您炽热的眼神,它是匕首,也是狮子的蜜糖,嘲笑我吧!水手应该与海鸟作伴,而他现在却思索着陆地上的灯塔,鲸鱼不会再次潜入海底,它会跃出海面,而我,从一开始就陷入了一团酒红色的困倦。

好长时间没有上lof了 ,好像错过了好多东西(°ー°〃)

有时候觉得“相遇”这一个词就已经足够美好了,相遇后的故事或悲情或美好,或狂热或平淡那也是之后的事,仅仅是“相遇”就不可思议地满足了我对心之所向的倾慕,它揭示了一个开始,就像微微星火,“砰”的一声就把乏味的生活点燃了,烧啊!烧尽了腐朽的颓败,留下灿烂与光热。我从来不会拒绝“可能性”,那是时间生活的车轮,你得学会驾驭它,而并非被其碾碎。“荒诞的子宫里孕育万物的特点”,难道您没有那些闪闪发光的好奇心吗?来吧来吧,连懵懂的孩子也不会抗拒一份时间馈赠的喝彩。

这些年我一直在尝试做一件事,把许久困扰我的一个景象描绘出来,我找不到那些具体的词语来形容勾勒,甚至完整的图像在脑海里都成像不了。
仿佛一面镜子,被某个人敲碎了,将其碎片抛向了我的生活里,我寻找到的永远是那些不完整的零零碎碎。那些印象穿插在模糊记忆的缝隙里,甚至是臆想的局限中。
在《Lolita》里,在梵高的星空夜里,在十四行诗里,在去过的德累斯顿的一座教堂里,在小时候搬家前的花园里,在一条老街的尽头里,在一座高塔上,在一片树荫下,在希腊海边的一处悬崖上,甚至是在阿笹的《潮汐游戏》中,我都拾到了那些或大或小的碎片。
冥冥之中就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背负着这个莫须有的任务,我可以预见,当我完成这幅景...

你让我想起盛夏,白色的瓷砖与沙滩。
而我会让你想起沙滩上的狮子,与你并肩,一共呼吸着温热的海风,那些明亮的都闪耀于天际,缓慢的都落在眼前。

最喜欢的一节

下一页
©Choco choc | Powered by LOFTER